用户隐私之争:贪婪的Facebook VS 理想主义的Telegram

本周发生了一些历史上少见的事。社交网络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和通讯平台Telegram负责人帕维尔•杜罗夫分别接受了各自政府机构的召唤,二人就隐私问题的回应不仅面向政府也面向所有关心隐私的人,是对加密货币狂热者的一种告知。

30185184_10155132510576621_326456246_n斯诺登:他们称我为罪犯。/ Alan Rappeport:扎克伯格没有就Facebook是否在用户登出后仍对用户的浏览活动进行追踪作出直接回应。

Facebook和Telegram原则不同

在2015年的 Tech Crunch的Disrupt大会上,Mike Butcher直接问Telegram的帕维尔•杜罗夫道:

你是否担心 ISIS使用Telegram?

杜罗夫看了看他的采访者Butcher,说:“这是个好问题。”他思考了下。Butcher随即打断他的思考,说:

你晚上睡得这么好。你知道恐怖分子在用你的平台吗?

杜罗夫再次表示这是个好问题,然后说:

我认为相比之下,我们对糟糕的事情的恐惧,比如说像恐怖主义这样的,还是隐私权更重要。

杜罗夫在俄罗斯法院就Telegram作出被禁止的裁决后发表了推文:

莫斯科Tagansky 法院裁定禁止Telegram。你应该记住的如下:
1、Telegram将使用内置方法绕开对telegram的“锁”,不需要用户的操作,但是没有VPN的用户,无法保证百分百可以使用我们的服务。
2、在屏蔽的第一个小时内,第三方vpn/代理服务可能会超载,并且可能运行缓慢。
3、无论是否存在“锁”,Telegram都将保留向所有俄罗斯用户集中推送通知的能力,告知用户情况的发展。
重要提示:当通信问题出现时,不要删除或重新安装Telegram。试着在App Store或Google Play上下载Telegram的更新。

Dasi8xhWAAAX4sI

这样的言论在美国、英国等地相当于商业自杀,杜罗夫将受到媒体的公开攻击,受到政府官员的诋毁。然而,他在旧金山,在科技行业谈论着加密货币的基本原则——隐私。对美国人来说,恐怖主义是一个巴甫洛夫的词,它能让各种不同背景的人团结起来,支持国家权力的扩张,很少有例外。

根据听证会上的记录,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他本周在美国联邦立法机构两院作证的两天时间的言辞,与此形成鲜明对比。扎克伯格的内心,十分微妙。

mark-zuckerberg-notes-635x420

在扎克伯格作证的第一天,南达科塔州Joint Commerce和司法委员会的参议员John Thune问及Facebook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一直在道歉并承诺在隐私问题上做得更好的事宜。扎克伯格再次承认了“错误”,他坐在四英寸的助推器上,发型也和场合很是匹配。然后,他利用这个机会,对自己在哈佛大学宿舍的日子表示了怀念。他补充说,公司正处于“全面、更广泛的哲学转变”的过程中。然后,他表示,Facebook主要目标是建立起人与人之间连接的一种工具,而这是以公司的“责任”为代价的。

Facebook的目标是获得世界的主导地位,同时Facebook向每一个诈骗广告收费,而不是真正去关心平台如何改变人们的想法。他们显然没有花足够的钱雇佣员工来监控和选择他们发布的信息。

QQ截图20180416154419

扎克伯格和他召集的27000名员工将对内容进行审查,将用户引导至他们认为良好和健康的方向。事实证明,良好和健康的方向,似乎与政府的心血来潮相对应。根据Facebook自己的衡量标准,它确实默许了美国多达85%的执法请求。在英国,这个数字经常上升到90%。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杜罗夫的家乡——俄罗斯,Facebook“限制访问内容包括联邦服务提交的内容:通信监督、信息技术、大众媒体和涉嫌违反当地法律相关的极端主义,非法赌博,自残和自杀行为”,明显不同于本周Telegram的挑衅。

将Facebook与Telegram进行比较时,会发现它们在数量级上的巨大差异。2亿用户的Telegram和20亿用户的Facebook所处的文字世界是不同的。但是,Telegram向着解密高手的理想高速迈进:审查的阻力,相对的匿名性,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访问的糟糕的技术。

即使使用Facebook的不是卑鄙的罪犯,Facebook也冒着被普通大众慎重考虑的风险。当然,我们不需要偏执地去理解从Facebook到世界各地的政府执法机构的趋势。因为情况是不在不断发生变化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Fanyitie.com » 用户隐私之争:贪婪的Facebook VS 理想主义的Telegra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