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华资本Dovey Wan:不管是什么技术浪潮,投资都是对人性和大势的判断

在昨天下午网易科技对话3点钟创始群的线上讨论中,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做了主题为“区块链和TOKEN经济”的分享,以下是北京记者的整理:

硅谷很多区块链项目2-3年都不发token

其实硅谷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已经被区块链占领了,有个数据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今年伯克利大学的AI方向的博士超过2000多人,而且录取率极低,斯坦福的估计申请人数还要翻一倍。至于computer theory group(加密学在这个方向下面),远不如AI火,这个可以作为一个侧面参考。

至于斯坦福学生的区块链创业状态,学校里有个玩笑是,斯坦福计算机科学的同学们大三其实就开始不上课开始搞创业了,这个和学校气氛有关。区块链不过是硅谷技术进步浪潮中的一首曲子,但是否为主旋律还不确定。

创业第一浪从30年前就开始了,今年图灵奖得主John Hennessy也是上任斯坦福校长,也是一位成功的产学研成功结合的大神。他当年的同一个系的同事,分布式系统大神,名字就暂时不透露了,现在正在认真专研区块链,因为区块链作为技术本身,Cryptography (特别是asymmetric cryptography)+ distributed system (不对称加密+分布式系统)存在了几十年了, 这些正规军入场会大举加速行业的进步,这个是我觉得硅谷伟大的地方,就是有一批对技术追求纯粹的人。硅谷很多区块链项目,2-3年都不发token,这个国内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估计受不了吧。

加密货币创业者与投资人的承担风险完全不对称

传统世界里创业最大的风险是流动性风险,创业8年期权成废纸是大概率事件,但是这个风险是投资人与创业者共同承担,对于买卖双方来说还算是对称风险。反观币圈平行世界的创业者,流动性风险被加速膨胀的私募融资与竞赛般的上线交易所解除。

过早的进行二级市场交易正是我们常说的 “Liquidity Premium” (流动性溢价),也直接解释了为什么大家愿意花过高的估值去投资一个非常早期,但能快速产生流动的token项目。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在现阶段投资方无权监管、无权干涉,全靠创业者初心和职业操守的环境下,crypto创业者与crypto投资人的承担了完全不对称的风险。

Liquidity Premium的另外一面是Liquidity Crunch(流动性紧缩),后者是2018年主旋律。大多数投资人心理在2017年财富神话后的风险不敏感,渣渣项目排队入场圈钱,不敏感的持币投资者希望重复2017年的神话导致瞎投乱投,最后被渣渣项目套牢,周而复始若干个套牢后就开始蔓延熊市预期。梭哈会让人忘记赚大钱的四要素:低成本,看得准,下重注,运气好。估值那么高,每个都无脑梭,每个都梭一点,运气还不太好,这个不crunch谁crunch。

对中国区块链应用落地长期看好,Diversification(分散风险)永远是避险的第一神器。但是正因为投资是概率事件,所以当大概率是渣渣的时候会成为成片规避的原因,这个叫做statistical discrimination(概率歧视)。有不少国内投资人朋友多次提到国内区块链行业整体素质需要有数量级的提升。区块链本身是个好工具,而且解决的问题非常广泛,哪里都存在确认信息真实成本高的问题,每个地域的每个行业都存在价值分配不均的问题,所以我长期还是看好的。

未来是寡头公链还是百花齐放?

关于未来是寡头公链,还是百花齐放,我说下我的思路吧,之前读过一个例子我觉得挺有意思的,weather oracle confirms a hurriance, IOT oracles confirm damage; then insurance chain issues token to payout for damages.(天气预报确认飓风来了,物联网预告确认了损失,而保险链则发代币进行赔偿。)

如果真的要类比我觉得是consensus layer(共识层)可以是ARM,然后上面长出来了general purpose processor(通用处理器)。刚开始大家CPU用的挺好的,CPU架构在历史上的发展 Intel打败了power PC 主要原因不光是intel的架构好,而且冯诺伊曼架构本身都有很多重大缺陷。但Intel最后胜出了的原因是围绕他的操作系统,软件和应用,就是生态本身是有网络效应和经济规模的。

但是正因为CPU是通用的,所以才会给其他的DSP譬如GPU成长的空间。原来玩游戏CPU也可以玩,但是图像显示高要求的应用(大型游戏)驱动处理器变化或出现新的玩家 – GPU。原来switch 芯片用CPU也可以做,但是throughput(数据传输量)起来了后就是I/O(输入/输出)跟不上,就有了交换机专用芯片。

Vitalik自己也说了,以太坊要做feature agnostic(特性不可知)的事情。这就意味着ETH会更像是一个通用处理器。但是不代表其他的处理器不会出现,毕竟有不同的需求,譬如匿名, 或者是aduit friendly(便于审核)。另外就算假设公链寡头,最终是公链价值大还是侧链价值大不好说。因为the token valuation model is about the velocity of the money(token的估值模型关乎于钱的流通速度), 譬如一个极限的情况,所有的支付都可以在一个极度高效的渠道里完成了,那以太坊链上也赚不到钱了。

区块链投资是最好定义VC的行为

硅谷这边驱动区块链发展的其实是几个VC里的大佬,譬如USV的Fred Wilson,譬如Peter Thiel,譬如A16Z 的Marc Andressen 和Angelist的Naval。VC其实要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技术浪潮下,都是做一样的判断 : 对人性的判断和对大势的判断,对的时间投对的团队做对的事情。而且根据我前面赚大钱四要素:低成本,看得准,下重注,运气好。要保证足够低的成本,好的VC需要有和主流声音差异性足够大的正确判断,这样才能在某样事物价值足够低的时候入场下重注。

如果真的说差异性,我觉得最大的差异性在于,区块链项目本身是基于去中心化理念成长起来的,但是很多VC里脑子里还有中心化对公司控制的观念,譬如上来就要20%-30%,现在很多Crypto项目最多给你5%都不错了。这个是我看到最大需要VC去适应的东西。这个和四要素里的“下重注” 在机构层面,对于单个项目来说,可能是有些背离的。

VC之所以在金融从业行业里被单独拿出来,就是因为power law distribution return(幂律收益分布),这个是vc的本质。所以按照这个定义, 加密货币投资是为VC而生的,只有极少数人在市场差的时候可以赚钱。这个在每个金融行业都一样,就算看顶级VC的IRR(内部受益率),在2000年dot.com bubble(互联网泡沫)破掉那时候也是一塌糊涂。

转载请注明出处:Fanyitie.com » 丹华资本Dovey Wan:不管是什么技术浪潮,投资都是对人性和大势的判断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